内容摘要:风向标—如果跟您说下面的这些新闻,估计您都不会相信。这个新闻的事情很简单:1987年1月出生的吴竹歆由于是一个娃娃脸长得非常好看,被父亲吴建中(863项目负责人)多起企图强暴,但未成功。吴竹歆从小就开始不断被父亲骚扰,但那时的吴竹歆还不懂事,不懂的男女关系,没有放在心上。但是等吴竹歆长大了以后,他发现以前父亲的行为非常可恶,便开始刻意躲着父亲。但是吴建中似乎并不在乎这些,几次想强暴吴竹歆都未有成功。直到有一次吴竹歆的母亲以为生病住院,在出院后不久,吴建中用迷药将吴竹歆的母亲迷晕,又将吴竹歆用迷药迷住。从而进行了强奸。吴竹歆看到父亲的兽行之后用报警的方式来维权,但是由于吴建中跟当地的公安部门有密切的关系,导致吴竹歆的权利没有得到维护。吴竹歆被父亲强暴的事情,被同学知道后,在学校进行传播,由于担心自己的行为让更多人知道,吴建中谎称吴竹歆有精神病便将其强制拉到的精神病院,学校考虑到自己声誉后非常支持吴建中的做法,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,下面便吴竹歆的相关自述(未经考证):

我叫吴竹新,曾因揭露父亲对自己的强奸性侵行为,被他送进精神病院虐待,之后去做了司法精神病鉴定,结果证明自己根本没病,并考上了研究生,可父亲却因害怕我再次说出其强奸丑闻,又要抓我进精神病院,并让学校取消了我的研究生学籍!!!我还曾被父亲打断过脚。由于他有些权势,和当地警察局颇有关系,我曾多次报案无人理会。国法如此,百姓自然生灵涂炭!具体经过请看下文。

自我有记忆开始,我就已经是父亲吴建中,母亲刘艳妮的女儿了。从小我聪明好学,长了一张漂亮的娃娃脸,越大越惹人喜欢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到了我12,13岁的时候,父亲竟然对我起了非分之想,经常趁母亲不在强迫摸我私处。那时碍于父亲的淫威,自己又不太懂,只好屈从于他。随着渐渐长大,我也渐渐明白了男女之事,学着保护自己,一直还都未被父亲凌辱,也没把此事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母亲。只是有几次情况十分危险,后来也安然度过了。

可是没想到,我这样的容忍竟是养虎为患。。。

读大学的一年,母亲癌症大病,住进医院大半年,家中只剩父亲和我。没想到父亲竟趁母亲大病,几次在家企图强暴我!有一次我刚睡下,他竟未经我同意进入卧室直接钻进我的被窝企图强奸!我当时吓得三拳两脚把他从床边踢了下去!之后父亲知道母亲不在我肯定不敢轻易回家了,就故意不让我去医院看望母亲,还骗我说母亲情况危急,逼得我就只能回家去问他。等我到了家里,他就用各种方式哄骗我,引诱我和他上床,可没想到我怎么都不肯。然后他竟恼羞成怒,每次我回来拒绝他的时候,他就暴打我,后来把我打的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,连短袖裙子都不敢穿,有一次竟把我的一根脚趾打断!因为我对他的行为实在气愤,为了母亲的身体又不敢给任何人说,我当时被气出了轻微的支气管扩张,从那时候开始的几年内我一生气就会吐血,到现在都特别容易感冒。我不堪忍受父亲的虐待,曾到当地派出所报案,没想到父亲和当地警察局颇有关系,警察竟不管此事,眼睁睁的让拄着拐的我离开。

此事过后,只要母亲不在家我就不回家。没想到有一天舍友偷看了我的日记,故意歪曲事实大肆在校园里传播,弄得我无法正常学习。此事父亲知道后害怕被查,竟把我送进精神病院虐待,对学校方面说我有精神病,所写日记全不能信!

我被送进蓝田一个偏僻的农村里,那里有一个公安机关的安康医院和戒毒所(那里的护士对我说是西安的安康医院拆迁临时搬的地方)。刚一去还没给我诊断我就被一针“镇静剂”打晕过去整整三天,三天里都是被母亲架着喂我吃的饭,针的作用让我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,吃过之后又晕倒过去。三天过后,一醒来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“偏执型精神病”人!我的“病友”全都杀过人,有的是真的精神有问题,有的是为了逃避死刑才故意说自己有病躲进安康医院的,只有我从未犯过法,好好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被弄了进来。后来那里的医生和护士说,是父亲的外甥托关系把我弄进来的,他当时是武装特警,而这工作最早是父亲贿赂警察局给他找的。我从没犯过法,父母和医院也拒绝给我做司法精神病鉴定,而当时法律就明文规定,住进公安机关安康医院的人,必须有严重的违法行为,而且住院前必须做精神病司法鉴定确诊有病才可住院。我就这样没经过任何合法程序,被父亲“精神病”了。

我在精神病院里受尽虐待,不但被逼吃药,吃的东西更是不如猪食。我们的饭菜从来没洗过,里面有很多泥土沙子和虫子,味道更是乱调,经常不放盐,炒菜连油都不放。一个星期只有一顿有肉吃,但那味道又骚又臭,实在难以下咽。我们的“病区”里,本应是护士打扫的卫生间从来都是病人被逼着打扫,一星期只打扫一次,整个病区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厕所的恶臭味,包括卧室。护士们对外面的人总是表现得她们对我们多么的照顾,多么有爱心,实际上平时经常欺负我们,强迫我们给她们洗又脏又臭的衣服,替她们做本应是她们的工作(打扫卫生之类的脏活),还没事喜欢找个蔫的来出气,经常对我们又打又骂寻开心。那些杀人犯经常会行为奇特,有时候病犯了还会打架,而护士们则是能不管就不管。我待在里面虽然没被病人打过,但被那帮可恶的女护士打过。就是我被迫入院的当天,他们连诊断都没给我诊断,就强行逼我住院,我不从,女护士们就一群上来对我拳打脚踢,边打还边说,你也不看看你来的这是什么地方,进来了还想出去?!不听话看我们以后不把你整得死去活来才怪呢!!

在医院里除了吃药,医生对我唯一的治疗就是警告我这句话:以后把你的嘴闭牢,不许再说你父亲是怎么对你的,否则就别想再出去了!!住院一个月出来以后,我就真的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“精神病”,以前的朋友,同学,见到我都像到鬼一样,躲得远远的,因为住院后父亲就告诉学校我有精神病被送进医院治疗了,而当时我的辅导员李红坦明知真相(我大学期间只告诉过他一人),不但不主持公道,暗地里还和我父亲多次私谈,拿我做交易,帮助他给学校报我有精神病并在学校里大肆宣传。而等我出院两年后他就已经从一个小小的辅导员(还是临时工)变成了院长助理(院长接班人)。

 

 

2014东莞扫黄最牛图片 |

女子遭强暴手机录全程作证

 
 

 

 

更新日期: 2012-11-13 13:40:01
文章标签: ,,
文章链接: 高清图—妙龄少女吴竹歆哭诉被父亲吴建中骚扰强奸  [复制链接]
站方声明: 除特别标注,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 互联分享, 尊重版权, 转载请注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