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摘要:风向标–在被警方传唤15小时后,湖北省沙洋县农民曾青山死在当地医院。院方记录称,患者在送医时已无呼吸心跳,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。48岁的曾青山是曾集镇曾巷村5组村民,因涉及一起枪袭案,于1月8日下午被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传唤,次日上午即送往医院,“主诉:被发现意识障碍30分钟,呼吸心跳停止1分钟”。曾的死因至今成谜。家属在其身上发现多处红斑及疑似勒痕,疑生前曾遭暴力,但当地警方对此予以否认,建议尸检后确认其死因。其间让家属颇觉蹊跷的是,他们向警方申请调看讯问录像,但对方回应称“没有录像”;向医院索取病历,院方又称“病历被偷”。事后,沙洋县检察院迅速介入此事,但到目前尚无结论。

村庄深夜枪案

曾青山被警方带走,与一起枪袭案有关。

据曾集派出所报案记录,1月3日晚10点32分,该镇曾巷村5组女村民王芳通过电话报警,“刚才我躺在自家卧室床上看电视时,有人用枪将我卧室窗户玻璃捅破,并朝我床头处开了一枪”,请求警方处警。

“是一把老式猎枪,长约1.8米。”王清义这样描述那把疑似作案工具。王清义是曾青山的姐夫,1月4日上午9点多,他和其他村民来到枪袭现场,在王芳家破开的窗户外,看到一地的碎玻璃,还捡到几颗遗落的钢珠。当天上午,有村民在500米外的堰塘边捡到一把自制猎枪,怀疑是作案工具。

据警方材料,接报次日沙洋县公安局即以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,与王芳同组的曾青山被列为嫌疑对象。“他过去多次向王芳表达过爱慕,有经常骚扰她的行为,她当时怀疑就是他。”县公安局一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。

警方人员同时从现场提取了部分物证:王芳屋旁的红砖一块、旧上衣一件以及手套一双,上面留下些许可疑斑迹。1月5日,这些检材连同曾青山的血样被送到省公安厅检验。

3天后,由湖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显示,从提取的手套内面可疑斑迹中检出人的D N A分型,“支持该斑迹为曾青山所留”;另外从红砖和旧上衣的可疑斑迹中未检出人的D N A分型。

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曾青山,1月8日下午5点多被警方从家中带走,传唤证显示其涉嫌故意杀人罪,地点为沙洋县公安局刑侦大队。传唤证上另有民警笔注:“曾青山在传唤过程中拒绝签字”。

同一天被警方带走的还有曾青山的前妻樊华英,两人2008年离婚,但并没有分家,只是樊多数时间在离家20公里的后港镇打工。这天下午6点多,她从工厂被带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,“一来把手机一收,不给吃喝,关了一夜。”

樊被问及的主要是,曾青山有没有私藏枪支,有没有玩枪的习惯。“我没看到他玩枪,也从来不知道他有枪。”虽然因经常吵架而分手,但在樊眼中,前夫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,在当地承包了一个鱼塘,与外人并无仇怨。

在笔录上签字时,樊说一个民警告诉她,整个询问过程都有监控。但出来得知前夫出事后,“公安又说,他的没有监控。”

抢救无效死亡

从刑侦大队出来时已是次日下午,樊华英从亲戚那里知道,曾青山已经死了,遗体在殡仪馆。

最早通知家属死讯的是村干部。“只说人送到医院就不行了,怎么死的他也不知道。”死者哥哥曾兵说,家属们闻讯找到公安局,一个负责人向他们介绍称,曾8日下午6点被带到刑侦大队,第二天早上吃了一碗面,之后就坐着打鼾,像是睡着了,不省人事,喊他不应,掐人中也没反应,马上送到了医院。

警方人士向家属介绍,到医院后不久曾青山便被宣布抢救无效死亡,医生说是“突发脑淤血”,但这显然难以让家属们接受。“他身体壮实得很,也没高血压、心脏病等毛病。”樊华英说,家属质问公安,“人有没有被打过?他们说没有打。”

1月10日,在成都打工的死者儿子曾飞龙赶回后,和亲属们一起到殡仪馆看过遗体并拍了照。其通过照片向记者描述,死者前胸、颈部周围及两肩部位有大面积的红斑,两小腿内侧有几道疑似被绳类物勒过的明显凹痕,右手背有几处结痂的血痕和淤青。

“腿是白的,没有颜色,脑袋有浮肿。”结合腿部“勒痕”,家属们怀疑,死者生前“曾被吊起来打过”。

沙洋县人民医院死亡记录显示,曾青山于1月9日上午8点50分,因“被发现意识障碍30分钟,呼吸心跳停止1分钟”入院,呈昏迷状态,双侧瞳孔对光反应不存在,双肺呼吸音消失,未闻及心音。后经抢救无效,于11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。死亡原因为“呼吸心跳停止”。

沙洋县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贺进军向南都记者证实,曾青山送到医院时就已没有呼吸和心跳,当时首要任务是抢救生命,还没来得及检查身体是否有伤。宣布死亡后遗体当天送到了殡仪馆。

让家属纠结的是,从8日下午5点人被带走,到9日上午8点被送到医院,这之间的15个小时,到底发生过什么?事后,刑侦大队一负责人曾向他们做过较详细介绍,但依然未能消去他们的疑虑。

据家属转述这位负责人的说法,1月8日下午曾被传唤到刑侦大队后,晚6点22分到8点40分交代了1月3日、4日的活动情况,但没有交代枪案。随后办案人员让他休息考虑,并开会商量下一步讯问怎么展开。休息过程中,曾经常提出上厕所,考虑到安全给他戴了手铐和脚镣。次日凌晨5点曾又要求上厕所,说有话要讲。又开始讯问,曾交代了作案过程。7点30分休息,办案民警出去买早饭,8点15分端回一碗素面,曾连汤都喝完了,突然坐着打鼾,喊他不醒,民警感觉有异常,赶紧送往医院。

家属称负责人告诉他们,这个过程来得很突然,没来得及做笔录。

病历被谁偷了?

为了解实情,家属曾几次向公安局提出申请,要求调看曾青山的讯问录像。“但他们说,讯问时没有录像,先说视频坏了,后来又说不属于重大案件,讯问时可以不录像。”

1月11日,几名家属和律师到沙洋县人民医院,要求调取曾青山的全套病历,“当天是星期六,医生让我们星期一再去拿”,但13日下午家属们再到医院时,“院方告诉我们,病历竟然不见了,说是被偷了,还说已经向公安机关报了案。”

这些“不正常”现象,让家属们感觉蹊跷。

1月21日,沙洋县公安局政委张志林、政工室主任刘应新向南都记者介绍情况时证实,对曾青山的讯问过程确实没有录像。原因一是刑侦大队准备搬迁,监控设备损坏了,后来一直没修;另根据相关规定,曾青山一案属一般刑事案件,不属重特大案件,没有硬性规定必须录音录像。

医院因病历“被偷”向公安机关报案,张志林也称确有其事。他介绍,据事后调看医院监控,“病历可能是被家属拿走”。根据是,医院走廊的监控录像,显示1月11日星期六家属曾进入医生办公室,出来后手里拿了东西,并交给外面的律师。“但手里拿的是不是病历,看不清楚。”

就这个过程,南都记者向曾飞龙求证时,他说当天确实和4名家属到过医院,一名女医务人员交给他们一张“死亡记录”,说病历还没有整理好,让星期一再过去拿病历。当时一家属还冲她发了火,说“怎么连病历都没有”。出来后交给律师的,就是这张简单的“死亡记录”。

受访时,张志林这样介绍曾青山的发病过程:1月9日上午8点左右,曾青山在接受讯问过程中,办案人员突然发现其脸色失常,发生昏迷,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。

张介绍,曾青山死后,县公安局立即向上级公安机关和县政法委、检察院等作了汇报。当天下午,县政法委主持召开了一个会,县检察院迅速介入调查,县里组建了包括政法委、政府办、检察院等在内的联合专班。

“事后,检察院找过具体办案的4个民警,他们说没有打过人。”张志林说,事后他们多次建议家属通过尸检确定死因,但家属不愿意,“我们甚至开了一张空白的委托书,让他们自己找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,但他们一直拖着不做。”

张志林表态称:公安机关愿意配合任何机关开展工作;希望家属也配合检察机关,把死亡原因搞清楚。现在是我们着急,催他们尽快做鉴定。

曾飞龙向南都记者证实,县公安局确实给了家属一张空白的委托书,但他表示,家属迟迟不做的原因是缺乏信任,“无论找哪一家鉴定机构,我们都是弱势,担心将来鉴定的结果会对我们不利。”

“所以尽可能还是先谈判解决,迫不得已再做鉴定。”至发稿前,曾飞龙告诉记者,他们仍在与公安方面谈判,但目前仍未达成一致。

监控录像

一是刑侦大队准备搬迁,监控设备损坏了,后来一直没修;另根据相关规定,曾青山一案属一般刑事案件,没有硬性规定必须录音录像

——— 警方

医院病历

病历不见了,已经向公安机关报了案。据事后调看医院监控,病历可能是被家属拿走。

——— 医院

 

 

2014东莞扫黄最牛图片 |

女子遭强暴手机录全程作证

 
 

 

 

更新日期: 2014-01-26 07:43:58
文章标签:
文章链接: 高清图-湖北省沙洋县农民曾青山被传唤15小时后死亡  [复制链接]
站方声明: 除特别标注,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 互联分享, 尊重版权, 转载请注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