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摘要:风向标-现在部分病人家属比病人的病情还要重,一旦有丝毫的不满便上演全武行。最近又发生了一起患者家属打人事件。

10日晚上,中南医院外科大楼15楼护士站,一群病人家属冲进来询问病人去向,没有获得满意答复后,几名男家属上前揪住实习医生小吴一阵狂殴,小吴被殴打到昏迷。昨天,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小吴表示,此事对他打击很大,但还是会坚定选择从医。目前,武昌公安分局已立案,正介入调查。
一群病人家属殴打实习医生
昨天,中南医院保卫处的监控视频显示,10日晚上9点40分,一群病人家属进入中南医院外科大楼15楼,在护士站,他们向值班的实习医生吴龙询问事情,没说几句话,就有人上前掐吴龙的脖子,又有几人上前用拳头殴打吴龙的头部。
当天在现场的一位护士告诉记者,这些家属(8到10人)对吴龙的狂殴持续了好几分钟。吴龙当场昏迷了,等她们喊来保安,这些人已经跑了。事后,她们向东亭派出所报了警。
吴龙告诉记者,这些病人家属当时是在询问病人韩师傅的去向。他只说了自己是实习医生,不知道情况,却惹怒了他们。
吴龙说:当时医生都去开会了,在护士站的都是女护士,自己没有跑,怕跑了这些人会对护士动手。
打人者家属承认错误
昨天,在外科楼15楼病房,记者见到了打人者的家属。家属龙女士说,10日下午2点左右,丈夫韩师傅因肝病被送往手术室,家属们都在手术室外等待。一直等到晚上7点多钟,还是不见韩师傅出来,家属们都着急了,到处打听。
“大约晚上9点40分,我老公的弟弟等一群家属找到15楼护士站,大家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(吴龙),就上前问。对方竟然回答:我不是医生,我不知道。找不到病人,大家本来就着急上火,一听这话就说,‘你不是医生,穿白大褂干什么?’随后,双方发生争执。其中,我老公的弟弟等人上前打了这个穿白大褂的(吴龙)。”
龙女士说:“病人不见了,我们家属心情不好,所以情急之下动了手。不管怎么说,打人不对,我曾多次找到吴龙赔礼道歉,也愿意承担医药费,但他们不接受。”
被打实习医生说会坚定从医
昨天,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吴龙告诉记者,当晚被一阵狂殴后,他就失去了知觉。这两天头部、胸部一直疼痛,现在相关检查结果暂时没有出来,所以还无法确定被殴打的程度。
吴龙是武汉大学第二临床学院研一学生,孝感人,今年25岁。事发后,学校向家长通报了相关情况。不过,吴龙马上打电话给父母撒谎:只是皮外伤,不要担心,也不要来武汉看他。
吴龙说,从小他就觉得医生能够救死扶伤,是个受人尊重的职业,上大学时,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临床医学。他说,自己被殴打,内心也深受打击,但最终还是认为应该坚持走从医的路,虽然有时不被理解,甚至有被打的危险。
病房里,吴龙的两个同学来看望他。一名女同学说,听到这件事,第一感觉就是愤怒,第二感觉就是担忧,担忧自己是不是选错了行。吴龙的老师也来看望他。徐老师现场落泪,她说,自己听说这件事后很难受,但她希望同学们正确看待这件事,而医患矛盾需要全社会反思。
记者张全录
医院里不准撒野
赵代君
家里出了病人,家属着急上火,可以理解。但出了天大的事,也须保持克制和理性,医院里不是撒野的地方!
近年来,医患纠纷的报道屡见不鲜,医院遭围攻,医生被殴打,让人看了毛骨悚然。
我们每个人都吃五谷杂粮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生病,不与医院打交道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医院就是“人的修理厂”,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去的地方。这里最需要秩序,最需要安静,最需要理解和沟通。
医生除了承担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家庭和生活压力之外,还承担着救死扶伤、拯救我们生命的重任。层出不穷的医患纠纷,搞得医学院的学生不敢面对自己未来的职业,医生不敢承担手术风险,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。将来,我们的生命该托付给谁?医学院学子的职业担忧,医学院徐老师的现场落泪,深深地刺痛着我们,值得全社会反思。
无论对错,打人必错。医患纠纷,核心是人的素质;说到底,是法制观念。如果一个人没有素质,没有法制观念,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我们要大声疾呼:医院里不准撒野。拳头再硬,一样要接受法律的制裁。我们每个人都有受委屈、出状况的时候,冷静、理性,合情、合理、合法地处理一切事务,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。

 

 

2014东莞扫黄最牛图片 |

女子遭强暴手机录全程作证

 
 

 

 

更新日期: 2014-04-14 08:57:09
文章标签:
文章链接: 中南医院外科大楼15楼护士站患者家属殴打实习医生吴龙  [复制链接]
站方声明: 除特别标注,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 互联分享, 尊重版权, 转载请注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