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案!茂名化州市下郭街道石狗塘村韩亚福被认奸杀幼女判死缓

2013 年 08 月 11 日 190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内容摘要:风向标—无论在何时,中国的冤假错案一直没有减少过。再发生错案后,公检法应当主动站出来,给受害者一个说法,一句道歉。但是下面的这个案例中,主人公茂名化州市下郭街道石狗塘村村民韩亚福,为警方认定为杀害10岁女童的最大嫌疑人,并将其逮捕进行严打拷问。最终在经历三天的拷打之后,韩亚福被迫成人杀人。但当真正凶手最周被抓到后,韩亚福并没有马上被放出来,反而要求其缴纳取保候审的保证金,并没有得到依据官方的正面道歉……

冤案!茂名化州市下郭街道石狗塘村韩亚福被认奸杀幼女判死缓

韩亚福闷坐在家里,从看守所出来后,他整个人大变。

2006年5月13日,茂名化州市下郭街道石狗塘村,失踪5天的10岁小女孩韩菲菲(化名)尸体在一个化粪池中被找到。17天后,警方锁定韩亚福为重大嫌疑人,将其羁押。

警方当年公开的破案经过称,2006年5月8日下午2时许,韩亚福见韩菲菲独自闯入他家中,想起曾听人说过,和十多岁的处女发生关系,能延年益寿,顿起邪念;在发泄完兽欲后,用绳子将小女孩勒死,并弃尸不远处的化粪池。

2007年8月7日,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,以故意杀人罪、强奸罪,判处韩亚福死刑、缓期两年执行。庭上,韩亚福大喊冤枉拒绝认罪。2008年1月29日,省高院裁定,茂名中院判决“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”,要求重审韩亚福案。就在茂名中院重审期间,2008年12月30日,杀害韩菲菲的真凶———韩亚福的外甥,在深圳宝安区被警方抓获。

2009年5月4日,警方对韩亚福作出“取保候审”决定书。羁押10 6 8天后,韩亚福终于得以走出看守所;次年11月8日,他向茂名中院、茂名市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;两度申请均遭驳回。今年8月8日,省高院召开听证会,对韩亚福提出的国家赔偿进行听证(本报近日曾报道)。

前日晚上8时30分,从化州市区工地下班的韩亚福在妻子陪同下,回到石狗塘村。他家正在起房子,夫妇俩平时住在市区的出租屋。

见到南都记者,韩亚福显得有些犹豫和心神不定,一会看看旁边的妻子,一会又想打电话问问在广州读书的儿子。他说,自己不知道怎么说,怕说错话。

“不道歉,不赔偿,这是个什么事”

南都:你以前也是这样(沉闷)吗?

韩亚福:以前不会;被抓被关了那么多天后,人有些变了。

南都:听你侄子说,以前你是你兄弟姐妹中赚钱最厉害的一个,人也比现在开朗许多?

韩亚福:(以前)开拖拉机到处干活,和人接触是比较多的。

南都:现在和人接触少了?

韩亚福:是。

南都:为什么?

韩亚福:看守所关那么久,到现在事情还不清不楚的,谁愿和我这种人交往?

南都:你现在见到以前的熟人会主动打招呼吗?

韩亚福:不太会,一般是低头走过。

南都:警方不是已经抓到真正凶手了吗,你也从看守所被放了出来?

韩亚福:人放出来就了事了吗?他们(茂名检察院和茂名中院)都没认错,没公开向我道歉,我想要个完完整整的清白;现在他们不道歉,不赔偿,这是个什么事?老百姓做错事了要道歉;政府做错事,也得道歉。

“法庭宣判时,我喊过冤枉”

2006年5月13日,10岁小女孩韩菲菲尸体在韩亚福老家房屋后的一个化粪池中被发现。经鉴定,女孩系人为勒死。该案引起社会广泛议论,当地警方受到各界巨大压力,在石狗塘村挨家挨户密集调查,先后带走3名石狗塘村民进行调查,最终认定是韩亚福奸杀了小女孩。

南都:当年那么多警察在你们村里破案,你当时有没有猜测过会是谁干的?

韩亚福:有议论过。开始他们(化州刑警)有抓过2个村民去;但没过多久,又放了回来。(韩菲菲)被杀那个时间,人家正好在打钱(赌钱),有不在场的人证,那他们只好放了。

南都:你那个时间段在干什么?

韩亚福:我好像是一个人在家里睡觉。那时我的拖拉机每天是停在石狗塘村老家房前的,没事我就在家里睡觉休息。

南都:没有人能证明你当时是在家里睡觉?

韩亚福:就是啊,我就这么倒霉。如果有人证明,我也一样会被放回来。

南都:但是警方说当时有人看到你背着一袋东西扔进化粪池。

韩亚福:警察抓不到人,就在村里出了一个悬赏公告,说有人能帮助破案的可以奖励一万元钱;那个指证我的村民是为了拿一万元钱,胡乱害我的。

南都:后来你在办案民警那里为什么要说是你杀的?

韩亚福:他们审讯我,把我双手铐在后面椅子上的铁杆上,就这样(示范被铐情形);还打我,把我弄倒在地上,用东西敲我的背。(我)忍住了2天,第三天人就不行了。问话的警察,说是不是这样,我说对了,他们就记下来;说错了,又重来,直到(说)对为止。

南都:你有没有向检察机关等政府部门说过这些事?

韩亚福:当时没有,也没办法说;不过后来到了(茂名)看守所,我和管教说过;后来在法庭上对我宣判时,我也喊过冤枉。

南都:当时你能提供一些这样说法的证据吗?

韩亚福:不能。

“我被迫承认杀人”

2007年8月7日,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、强奸罪,判处韩亚福死刑缓期两年执行;然而一年零4个月后,警方又抓到一名重点嫌疑对象,最终确定这名嫌疑人才是杀害韩菲菲的真凶。这名凶手是韩亚福的外甥罗某某,案发时在外婆家玩。

南都:法庭上你是怎么说的?

韩亚福:我说是刑讯逼供,被迫承认杀人的;还说不服判决,一定会上诉,要立即上诉。

南都:法官没有采纳你的说法?

韩亚福:没有人理我,他们当时都死死认定我就是杀人犯。

南都:你的辩护律师说了什么?

韩亚福:那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。我的律师说,“虽然我没有办法证明他(韩亚福)有没有杀人;但是,他被警察审讯的5天里,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,没有人说得清,天会知道”。

南都:还记得法院对你宣判时的感受吗?

韩亚福:很痛苦,很愤怒。

南都: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后来驳回了茂名中院对你的一审判决,你是怎么知道的?

韩亚福:(茂名看守所)管教送过来给我的,看到(裁定书)我很高兴,那时觉得还是有希望的,更加坚定我要上诉的决心。

南都:在看守所里,有没有灰心丧气过,不上诉了,认命吧这类想法?

韩亚福:没有。我就认准了一个事实,我没杀人;就是你们(法院)最后怎么判,我还是不认罪,就一直上诉。

南都:什么时候知道凶手是你外甥?

韩亚福:警察过来给我办取保候审时跟我说的,他跟我说,真正凶手抓到了,说是我外甥罗某某。

南都:听到这个消息后什么感受?

韩亚福:到现在我还是说不明白,不知道怎么说。关了那么久,警察突然说凶手不是我,要放我出来,那一刻还没高兴完,又听到真凶是亲外甥……(沉默)

南都:这之前在看守所里,你有没有想过凶手可能是你外甥或者其他可疑的人?

韩亚福:人不是我杀的,又被冤枉杀了人,在那里(看守所)是想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,也有想到过他(外甥)和他一班同样年纪的村里年轻人。他们经常聚在我家玩。

南都:案发当天到你被警察带走,你不知道或没有怀疑过是你外甥杀害了小女孩?

韩亚福:不知道。

南都:出事之前,你觉得外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韩亚福:他一直放在我妈这里带,从小学到初中,一直是在我们家长大的,那时就觉得他是个乖孩子,你叫他干什么他都会干。

南都:他被判刑后,你有没有去看过他?

韩亚福:没有。

南都:现在还怪他吗?

韩亚福:(沉默一会)说不怪是骗人的;不过他那时还是个孩子,怪也没用。

“我就觉得这件事不能糊涂地过去”

就在韩亚福被关进看守所一年多后,当初指证他抛尸到化粪池的村民死亡。2010年11月8日,从看守所出来一年多时间后,韩亚福向茂名中院、茂名市检察院提出国家赔偿;但两度申请均遭驳回。

南都:为什么过了一年多时间才提出国家赔偿?

韩亚福:开始觉得能从里面出来就已经不得了了,后来取保候审一年期限过了,就恢复一个正常老百姓的身份了,我就觉得这件事不能糊涂地过去;你走到哪,人家不都说你被法院判过,在看守所里呆过。

南都:取保候审是你自己申请的吗?

韩亚福:不是。是警察到看守所来,说真凶抓到了,要放我出去。我没有写取保候审申请,本来还要交钱,我说我没有钱,你要我交钱办取保候审,那我还是关在看守所里算了。

南都:你最终还是办取保候审了。

韩亚福:警察说我不用交钱就可以出去了。

南都:出来那天还记得吗?

韩亚福:我老婆来接的我,她一看到我就哭了。

南都:你被警察带走时,有没有想到过这个事会对家人造成什么影响?

韩亚福:刚进去时天天想,晚上睡不着觉。我被抓走时,8天后我大儿子就要参加高考了,我很怕他受这个影响,怕别人说他父亲是一个强奸杀人犯,影响他考试;当时在看守所里就特别担心这个事情。

南都:你会原谅那些对你造成这些伤害的人吗?

韩亚福:不会原谅。本来我还想告指证我杀人的村民,后来他死了,人死了,什么债都消了;或许是上天报应吧,他也付出了代价,我不恨他了。

警察到看守所来,说真凶抓到了,要放我出去。我没有写取保候审申请,本来还要交钱,我说我没有钱,你要我交钱办取保候审,那我还是关在看守所里算了。

你最终还是办取保候审了?)

警察说我不用交钱就可以出去了。

koala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留下